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美國作家談讀書/陳 安

時間:2019-03-15 03:18:16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圖:閻連科的長篇小說《受活》英文版為「Lenin's Kisses」/資料圖片

  問及文學晚宴派對的座上賓,女演員、作家格威納絲?帕爾特羅(Gwyneth Paltrow)的客人將是莎士比亞(一五六四─一六一六),《冷血謀殺》(In Cold Blood)(一九六六)的作者杜魯門?卡波特(Truman Capote)(一九二四─一九八四),《無邪的年代》(The Age of  Innocence)(一九二○)的作者伊迪絲.華頓(Edith Wharton)(一八六二─一九三七)。帕爾特羅擔心自己不能好好招待客人,不知道該給他們吃什麼,但相信他們的交談不會出問題。

  羅恩?切爾瑙倒不擔心請客人吃什麼,因為他覺得談笑風生之際大家會忘了吃東西。他邀請的客人是:英國作家、辭書編纂者塞繆爾?約翰遜(Samuel Johnson)(一七○九─一七八四), 馬克?吐溫(一八三五─一九一○),英國女小說家、《傲慢與偏見》作者簡?奧斯汀(Jane Austen)(一七七五─一八一七)。

  偵探小說作家丹尼爾?席爾瓦(Daniel Silva)要請三個看來彼此格格不入的人到他家去:戈爾?維達爾(Gore Vidal)(一九二五─二○一二),諾曼?梅勒(Norman Mailer)(一九二三─二○○七),威廉? F? 巴克利(William F?Buckley)(一九二五─二○○八)。這三個人年齡不相上下,前兩個都是文壇老將、高產作家,且都富有個性,直情徑行,敢想敢說,無所顧忌,兩人也因此長期不和,一見面就針尖對麥芒,爭論吵嘴,成了美國文壇一對着名「宿敵」。不過,他們其實都是自由派、激進派,而巴克利是美國知識界保守派直言不諱的代言人,《國家評論》周刊創辦人,其專欄即名「站在右翼」,他怎能與維達爾、梅勒有共同語言呢?席爾瓦這樣安排他的文學晚宴,顯然甚有心計。不過,他請巴克利還有他的道理,因為巴克利也是驚險小說作家。這三人碰在一起究竟會怎樣呢?席爾瓦說,他會當仲裁人,餐桌上置放紙盤和塑料餐具,以免任何不適當的流血行為發生。

  「且說讀書」也關心作家們的讀書方式。對「平時讀紙質書還是電子書?」這個問題,大部分人都說只看紙質書,也有人兩種書都看:在家讀紙質書,在外看電子書。科幻小說作家斯蒂芬?約翰遜(Steven Johnson)則說,他做研究時,總是喜歡上網,檢索、儲存重要的引文、語錄,讀紙質書是容易記住,問題是不能檢索。他說:「今天在我電腦上,幾秒鐘內就可找到幾乎是二十年前我讀過的書裏的引語。上網檢索還可以發現我早就遺忘的有關線索,使我驚喜不已。」

  「且說讀書」從不問你喜歡哪些外國作家及其作品,筆者甚感驚異的是,答問者中有很多俄羅斯文學崇拜者,多人提到托爾斯泰及其《安娜?卡列尼娜》和《戰爭與和平》,契訶夫及其《醋栗》,陀思妥耶夫斯基及其《罪與罰》。女作家珍妮特?馬爾科姆(Janet Malcolm)最近還購買了十三卷契訶夫小說集英譯本,並向別人推薦。

  美國人尚不熟悉中國作家及其作品,「且說讀書」中只有一人─已故以色列作家阿莫斯? 奧茲(Amos Oz)提到一位中國作家。他說:「我最近讀了中國作家閻連科的Lenin's Kisses,一部言辭激烈而又富於幽默、傷痛而又嬉笑的長篇小說,它不僅是一部大膽、辛辣的嘲弄性作品,更是對罪惡與愚蠢、不幸與同情等問題的微妙研析。」閻連科的《受活》外文被譯為《列寧之吻》。

  不過,應該說,美國知識界有識之士還是在努力研究、傳播中國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有個作家床頭櫃上的一本書就是一例:哈佛大學中國史教授邁克爾?皮尤特(Michael Puett)和東亞史博士克里斯廷?格羅斯─洛(Christine Gross-Loh)合寫的專著《 道路:關於美好生活,中國哲學家們能教我們什麼》(The Path:What Chinese Philosophers Can Teach Us About the Good Life)(二○一六)。嚮往和珍惜美好生活的美國讀者似應喜歡這本書,將中國古代哲人的思想逐漸融入美國夢裏去。 (下)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