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HK人與事/林曼叔:文評路漫漫/潘金英

時間:2019-06-12 03:13:15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圖:《文學評論》主編林曼叔日前逝世/網絡圖片

  今年初春,當我高高興興向《文學評論》主編林曼叔先生交文稿及問候時,卻驚悉壞消息:「敝刊未能獲得資助,今年停辦。大文自行處理,抱歉之至。」我即對曼叔先生說:「閣下有心有力辦文學評論,文章有價,雜誌質素高,如今失落資助,實讀者之不幸!」事隔數月,六月三日驚聞曼叔先生因病逝世,噩耗實在太突然,太令人難過!

  在香港這個金融商業掛帥的社會,做文學難,做文學評論的工作更難,香港的評論園地缺乏,因為文學評論是一刀兩面,不易討好;在文類裏面可謂冷門,也不易為。文學作品沒有讀者不成,但徒有作家而無評論家也不行。林曼叔先生卻義無反顧地在文評路上闖,他主編《文學評論》雜誌,長路漫漫,他一直堅持默默開拓這荒徑。我在一些文學活動的場合有緣認識到曼叔先生,十分佩服他對文學的熱忱和幹勁。他對文學評論充滿魄力,無論文學批評的處境如何艱難,他數十年如一日的堅持,他創作、書寫評論,所策編的《文學評論》雜誌,辦得很具分量,當中常刊登學者各類文學評論和當今不同領域的研究,別有意義;也分析了內地、香港及台灣乃至世界文學的不同研究方向,為海內外文學人提供文評的交流平台,贏得文學界的喝彩和讀者的尊敬。

  我和明珠與曼叔先生,結緣於一次香港作家聯會的講座和聚會,記得初識曼叔先生,見他風塵僕僕、頭髮灰白,卻是眉清目楚,思維清晰,快人快語,言語簡潔有力。他笑對着我們說,怎麼不投稿來《文學評論》給我呢?然後從包裏掏出一份《文學評論》,熱心鼓勵我們投稿。我們身為後輩,但他對我們很客氣及看重,多番叮囑我們也多寫點評論文字。我愧因事忙而一直少寫,後終於投了一篇《評工人文學獎得獎佳作》的評論文章。發表後,曼叔先生寄稿費及《文學評論》給我,雖不常見面,我們也能從電子郵箱裏收到他的鼓勵電郵,備受感動。他常鼓勵我投稿到「我喜愛的香港文學作品」欄目,令我好生動力執筆,之後就又用心寫了有關欣賞西西小說,韋婭詩歌,及評賞錢鍾書《圍城》的文章。我們細讀林曼叔先生精心策編的《文學評論》,常有所得着及啟發。

  我非常欽佩林曼叔前輩,他老當益壯,壯是壯志的壯,他有心整理文史資料,《文學評論》愛文學的精神令人感動。他不遺餘力地約稿、整理及撰稿文評,有心有力而難得,很多寶貴的文學資料及研究資料,都可在《文學評論》中讀到。他魄力驚人,在香港鮮有人有此能耐及心神,為他人整理文學資料及評析,讓人肅然起敬。他手執一支停不了的筆,所寫的文章深入淺出;所編選的評論專書就用作家名字命名,已出版了《何達評論集》、《黃慶雲評論集》、《劉以鬯評論集》、《也斯評論集》等多本,從評論集的字裏行間,使人感到了編著者的寫作散發出生命的熱力,不禁共鳴及拜服。林曼叔前輩將一段段幾乎被人遺忘的文壇歷史披露於世,不但經常有意想不到的文學創意,也對不同名家作了高度凝練的總結和評價,對文學研究的貢獻匪淺。

  當林曼叔先生編《何達評論集》時,曾詢問我們關於曾編輯過「朗誦節懷念詩人何達」的事,我們隨即遍尋手頭上昔日有關詩人何達的手稿相片軼事資料。因事隔多年,很多東西已找不到,後來我們把手頭找到的原稿、影印稿連同舊相片於當年暑假整理好,並交給曼叔和秀實跟進,在曼叔先生的努力下,終見《何達評論集》成書面世。他不遺餘力地約稿、整理及撰稿文評,有心有力而難得,很多寶貴的文學資料及研究資料,都可在《文學評論》中讀到整理評論集成書的過程艱巨,但他處事低調而用心,不求名利,渾忘了自己的年齡,面前彷彿是走不完的路,也盼望年輕人和他一起邁步。我相信對於林曼叔先生來說,只要肯為文壇獻出心力,就沒有辦不到的事,由此可見其擇善固執的堅持,實在感人。

  文學評論的長路漫漫,林曼叔先生已牽頭努力,而今他離我們而去,令人深深惋惜、哀悼!

  我們永遠懷念林曼叔先生。我衷心期盼有心人會接手提起他點的燈,繼續一步一腳印,走文評這重要而艱辛的路。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