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鄉愁的胎記/試鍬/任林舉

時間:2019-06-21 03:13:18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一把鍬。鐵頭、木把,靜靜地立在房屋和圍牆的轉角處,像一個無所事事的老農,呆坐在陽光之下,滿面鏽色,毫無光彩。我們彼此打量,彷彿似曾相識,但卻熟悉又陌生。

  多年前,當我還是一個鄉間少年,幾乎每天都要和鐵鍬打交道,常用它挖土、掘石、鏟草、或修正門前的路。那時的鐵鍬,鍬面鋥亮,銀光閃閃。由於鍬把天天握在人們的手中,也顯得結實細膩、圓潤光滑,彷彿表層塗了一層蠟或油。至於其所具有的用途和功能,不用強調,一看便知。如今,它被長期閒置在角落,似乎一切都被厚厚的鏽跡所掩蓋,包括它的名字、它的身份和它存在的意義。偶爾遭逢某一瞬間的茫然,竟疑惑:這東西到底是「幹什麼吃的」?

  久違了,那些目標簡單、明確的困苦時光!那時,我們似乎每天都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身邊的每一件熟悉的事物,也都能明瞭其存在的意義,比如鍬,比如其他,因為沒有一件是毫無用場的擺設,或有意無意的棄物。

  也許,一切的存在和意義都需要某種方式的確認。我何不就用那把無人問津的鍬,在它命定的泥土上挖一個坑出來,然後再栽上一棵可以活得比我的生命長度還要長幾倍的樹木。於是,我開始揮舞起鐵鍬,在一片土石參半的空地上,奮力挖掘。

  薄薄的鍬刃透過泥土,擠在土下的石縫裏。我用力踩下去的時候,雖然伴隨着硬物與硬物碰撞所發出的哢哢響聲,但還是感覺鐵鍬的凹面在石頭的阻擊下發生了幅度不小的扭曲,腳下明顯感覺到了一「空」。那種空,沒有過同樣經歷的人,很難體會。當然,體會到了,也很難描述。簡潔地說,就是徒勞無功。你以為進入很深,實際上並沒有太大的進展。抬頭,望一望四周,覺得自己很唐突、很無能,也很泄氣。但不管感覺有多麼的不自在,勁兒還是不能鬆的,堅硬土石堆在那裏,唯一的選擇也只能是奮力堅持。

  將鍬從土石中抽出查看,那鍬並沒有受到任何損傷。反而,因為土石的劇烈摩擦致使鍬面上的鏽跡消失而顯出其本來的光芒。就像它從前的主人—我的父輩們,似乎終日的勞累和沒有勁頭的困苦,隨時都有可能把他們的意志或生命摧毀,但每次定睛審視,他們都依然保有着不屈不撓的激情和堅韌不拔的耐力。

  以鍬掘土的時代已成過往,生活似乎也不再簡單。但一把鍬在手,不斷重複着一個簡單向下掘進的動作,卻讓生命體驗變得無限複雜起來。隨着鐵刃碰撞石子的響聲,我感覺到了周身的疼痛,那疼痛卻不知來自肉體還是靈魂。恍惚中,我正在變成是一把挖掘的鍬,艱難切入透明的時光。或許有一天,我終會挖短了歲月,但終究要磨「鈍」、磨「禿」了自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