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故宮建築/魏忠賢奪權終被阻/祝 勇

時間:2019-06-23 03:12:44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楊漣在獄中寫下《絕筆》,陳述「移宮案」的真相,痛斥魏忠賢。魏忠賢得知後氣得七竅生煙,令許顯純立即殺掉楊漣。七月庚申夜裏,楊漣在獄中被「土囊壓身,鐵釘貫耳」,仍未身亡。天啟五年農曆七月二十四日(公元一六二五年八月二十八日),許顯純以一根大鐵釘穿入楊漣頭部,長釘沾血帶肉,外加部分腦漿,從楊漣腦部的另一端穿出,楊漣終於嚥了氣,時年五十四歲。

  臨刑前,楊漣曾寫下血書一封,藏在枕頭裏,死後隨屍體一起抬出,他的家人,才讀到上書的文字。血書上寫:  

  仁義一生,死於詔獄,難言不得死所。何憾於天,何怨於人?唯我身副憲臣,曾受顧命,孔子雲:託孤寄命,臨大節而不可奪。持此一念,終可見先帝於在天,對二祖十宗於皇天后土,天下萬世矣!大笑大笑還大笑,刀砍東風,於我何有哉!

  我們今天讀到此信,依然不能不欽佩楊漣對於正義的堅持,即使在那樣黑暗的年代,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牢裏,他的胸中依然深藏着忠貞和大義。他才是真正的「忠賢」,而自命「忠賢」者,不過是獸類而已。

  「移宮案」的另一名功臣─宦官王安,被降職擔任南海子淨軍,魏忠賢命令劉朝任南海子提督,授命他殺死王安。劉朝上任後下令不准給王安送食物,王安只好從籬笆底下刨蘿蔔吃。劉朝見王安沒有被餓死,就失去了耐心,索性直接把他殺死。殺死王安的方法,史料記載不一,有的說王安被勒死,有的說被縱狗活活咬死。

  朱由校的時代,就是一個至愚至昧、黑白顛倒的時代。

  有人說:「史學家常言,明之敗亡始於正德、嘉靖,顯於萬曆,實質上,絕少不了光宗、熹宗強大而光榮的繼承和推動。」

  這樣一個明熹宗,偏偏得了一個好皇后,就是張皇后。她是太康伯張國紀之女,知書識禮,頗有貴族風範。一天,朱由校走進坤寧宮,見皇后正在讀書,皇帝問是什麼書,皇后答:「《趙高傳》。」閹禍橫行的時日,皇后當着皇帝的面讀《趙高傳》,算是以這樣的方式勸諫吧。朱由校的反應只有一聲「嘿然」,相當於今天的「呵呵」,算是回應,也不算回應。

  秦朝滅亡,趙高脫不開干係。而魏忠賢,也把明朝禍害到滅亡的邊緣了。只不過朱由校死得早,二十三歲就把自己作踐死了,所以把亡國的「歷史機遇」,留給了小他五歲的弟弟朱由檢。但假如沒有張皇后,明朝滅亡得更早。因為朱由校彌留之際,魏忠賢謊稱妃子有孕,準備將自己的侄子魏良卿的兒子領入宮中繼承皇位,再由魏忠賢攝政,這樣,大明的江山就結結實實地落到了他魏家人的手裏。這一計劃縱然「完美」,卻必需一個重量級人物合作,這個人,就是張皇后。唯有得到她的首肯,這一行動才算「合法」,然而,面對魏忠賢的威逼,張皇后斷然拒絕,毫不含糊地回答他:「從命亦死,不從命亦死,等死耳。不從命而死,可以見列祖列宗在天之靈!」

  那一年,張皇后應該只有二十出頭。一個小女子,後宮中沒有團隊,朝廷中沒有同黨,甚至連皇帝的支持都沒有,僅憑一己之力,阻擋着魏忠賢奪權的步伐。

  幾天後,在張皇后的堅持下,信王朱由檢應召入宮,承繼大統,年號:崇禎。

   (「乾清疑雲」之七,題為編者所加。)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