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藝加之言/倫勃朗─不朽的「叛逆者」/王 加

時間:2019-07-16 03:24:09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圖:倫勃朗作品《布商行會的理事們》/作者供圖

  從二十歲時尚未形成個人風格,略顯匠氣的早期風俗畫《樂隊》,到整個展覽中最令我嘆為觀止、局部閃爍着金色光芒的二十四歲名作《耶利米哀悼耶路撒冷的毀滅》,倫勃朗從青澀到成熟的周期短得可怕,卻也側面印證了藝術創作絕對需要天才和悟性的鐵律。自學畫起便熱衷於宗教歷史題材的他,卻以生動傳神的肖像畫成功打入阿姆斯特丹的藝術市場且名利雙收。三年前創下倫勃朗個人拍賣紀錄的《馬爾丹.蘇勒曼》和《奧普金.高比特》夫婦像自然是展覽的焦點,而在同一展廳正對着的則是他晚年的群像經典《布商行會的理事們》。從細緻入微到傳神精到,倫勃朗的藝術生涯所經歷的是一個掌握技法並脫離技法的過程,實現這個進化步驟讓他完全超越了他生活的荷蘭黃金時代。   晚年的他捨棄了衣摺的精細、金飾的光澤和皮草的質感,用看似粗糙的筆觸勾勒出每一位畫中人的內心狀態,既有像《猶太新娘》中夫婦二人的含情脈脈,也能從他晚年自畫像中讀出他心中的苦澀、無奈與接受命運後的釋然。我個人始終認為,在倫勃朗去世至今的三百五十年間,沒有任何一位畫家能超越他的肖像畫,因為他不是在畫外貌,而是在畫靈魂。

  事實上,在賞罷「全倫勃朗」特展之後,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部分在於倫勃朗對個人創作風格近乎偏執的堅持與自信。他明知道集體肖像是「按人頭等價算錢」的,還冒着斷送職業生涯的風險,反其道而行之創作出顛覆群像傳統、被視為荷蘭國家藝術象徵的傳世之作《夜巡》。在「榮譽廳」近距離直面這幅荷蘭國立博物館的「鎮館之寶」,除了從人物外貌細節和動作已經可以看到倫勃朗試圖轉型,力圖傳神地表現人物狀態的調整之外;舞台追光般的燈光效果、和真人等比的畫中人朝你迎面走來的現場感,是無論如何無法從書籍圖錄中感受到的。   他頂着家人的反對棄學從畫、從背井離鄉到譽滿歐洲、從迎合市場到嚮往落筆的自由而擺脫束縛,一生中不斷勇於放棄舒適區的倫勃朗選擇了一條畫家最難走的路。但這條路卻是正道,因為刻畫人性的美醜與善惡是一切偉大藝術殊途同歸的終點,不受任何時間和空間的束縛。可以說,他犧牲了對客戶的信譽和自己多年建立起來的地位,只為遵從內心所向,以自己認為正確的方式進行創作。儘管這份自信和堅持讓他晚年傾家蕩產,落得死無葬身之所;卻也正因如此,他實現了個人在西方藝術史中難以撼動的地位,從畫匠成為了不朽巨匠。去世三百五十年之後,他仍在影響着每一位習畫者,並感動着每一位觀畫者。本次展覽的策展人將其撰寫的圖錄命名為《倫勃朗,一位叛逆者的自傳》,當你通過這位繪畫大師的妙筆生輝真正走進其內心世界,你會認同「叛逆者」這一稱謂。

  (下)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