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閑旅人\《泰坦——諸神之舞》未解之謎\陳劍梅

時間:2019-08-20 04:24:16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圖:《泰坦——諸神之舞》以荒誕的手段講述希臘天神故事\資料圖片

  今年香港藝術節請來一支非常前衛的隊伍稱為「游離表演工作坊」,表演結束後觀眾有機會與同時兼任導演、編劇、布景設計及演出的藝術家見面,他的名字是E. Laskaridis。一眾觀眾的問題和意見都是負面的,Laskaridis到結束時才回應。可能香港的知識分子觀眾還是沒有準備好接受這一類作品。藝術節委約這類作品是應該,因為觀眾應該看不同種類的劇場藝術。

  此劇名為《泰坦——諸神之舞》(Titans),其原意很好,非常創新。在六十分鐘的舞台演出中,主創團隊希望以荒誕的手段講述希臘天神在時間開始之前,棲息於「前理性」(time before reason)時代,拓展了一個「形而上」(metaphysical)的國度。這樣看來,大抵此劇不會提供一般觀眾能理解的故事。

  開場之前觀眾都屏息靜氣,十分期待。此劇台開一面,有打破第四道場的設定,在開始演出之前,觀眾已經看見台上的裝置。大後方有一個太虛之境,中央靠右方有一個勤勞人的工作室,前台靠左之處是一個尋常人的家居,半空有不可名狀的懸吊物,會升降、發光、反照倒影,有效地為舞台的空間提供多重意義。

  在一個杳無人跡的荒涼處境中,一個同時擁有男性及女性特質的人物出場,身材高挑,尖尖的鼻子非常突出,常常穿着尖頭的高跟鞋四處走動,似乎是無可奈何地探索,有時漫無目的,有時激情充沛,過着一個尋常女人的生活,會栽種、洗燙和下廚。遇上了一位勤勞的男人,他們倆便發展出一種「共生」(symbiotic)的關係,似乎不可分離,又無法完全滿足對方。就是這樣,全程的演出,象徵時間生成之前宇宙蒼穹的荒謬。其實人性化的意象(imagery)未能呈現物外之景的無限,卻是有限。亞洲藝術善於描繪太虛幻境,空靈玄妙,我問其作既有此意,為何反倒大幅描述世俗之事呢?Laskaridis沒有回覆,表示不想處理學術性的問題。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