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詩人粉絲哪家強/蓬 山

時間:2019-03-12 03:18:31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當今是粉絲經濟,甚至有人喊「得粉絲者得天下」。按類型還細分為路轉粉、鐵桿粉、真愛粉、死忠粉乃至腦殘粉。其實在古代,傾盡精力追星者就大有人在。唐代三大詩人李白、杜甫、白居易,都有龐大的「粉絲群」。其瘋狂程度,就連現在一些「職業粉絲」恐怕都自嘆弗如。

  有位王屋山的隱士魏萬,性格很狂傲自負,但對李白卻崇拜得五體投地。為了見偶像一面,他從河南王屋山一路追到浙江天台山,又輾轉追到揚州,跋山涉水幾千里,終於得以目睹李白真容,並獻上稱頌李白的詩。這與現在的粉絲跟蹤明星巡迴演唱會差不多,但要更艱辛。李白也大受感動,寫了一首長達六百字長詩《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並作序。詩尾還動情地寫道:「黃河若不斷,白首長相思。」如今的粉絲要是能得到偶像如此禮遇,恐怕會當場幸福地暈過去。

  魏萬雖然辛苦,還好歹算是正常方式。杜甫的鐵粉張籍本身也是有名的詩人,他常常取杜甫詩一帙,燒成灰燼,然後加入膏蜜,喝進肚子裏,並自言:「令吾肝腸從此改易」,就會寫出像杜甫一樣的好詩。雖然張籍未達到詩聖的水準,但也是中唐詩壇大家。不過這吃灰燼的習慣,不知是不是異食癖。

  白居易的粉絲就更瘋狂了。《酉陽雜俎》載,荊州有個「街卒」叫葛清,也就是清潔工,這在古代是不入流的職業。但此人卻是個詩痴,從脖頸以下,全身遍布刺青,都是根據白居易詩句作的圖畫,總共有三十多首,名副其實到了「體無完膚」的地步。譬如,有一人持杯站在菊叢邊,乃「不是此花偏愛菊」;又有一棵樹上掛着花紋精細的絲帶,則是「黃夾纈林寒有葉」。當時有人稱葛清的渾身刺青為「白舍人行詩圖」。

  前幾年,有位德國人將《將進酒》紋在了後背上,可惜他只是覺得漢字很酷,並非李白的粉絲,未能替詩仙扳回一城。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