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醒醒媽媽/楊勁松

時間:2019-03-13 03:18:39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久別重逢章子怡,上周在京郊某新片外景地。二十年前,我到京發展,她將畢業,算是同代人,總能在不同時期相遇,卻失聯在微信時代。那天一見面,她的經紀人靈靈小姐調侃:我們都百年未見了。

  記得新千禧年元旦前夜,我們一起去南京參加一個節目,因大霧,她的航班改降杭州,我落地上海,她與哥哥子男從杭州到滬與我們會合,坐中巴車趕往金陵。那時,她已主演《我的父親母親》、《卧虎藏龍》,都是哥哥協同處理事務。子男很有禮貌與從南京趕來的司機打招呼,北京人的熱情寒暄。車途遙遠,一過無錫又是大霧,子怡依偎着哥哥就睡着了。到寧後,已臨近直播,子怡直接就去了演播廳配合導演綵排,兄妹二人並沒有傳言中的大牌作風。

  後來我從事媒體工作,子怡成為我採訪對象,當年她拍的《英雄》封鎖新聞,她還幫我牽線製片主任張震燕老師,從橫店回京小憩,她與母親都約我與北京青年周刊的王江月老師小聚,一杯星巴克咖啡,聊半天。她父母的樸實,四年前我在專欄裏曾有描述。在我們那代記者眼裏,子怡是大方的北京小妹。

  上周見面,我主要陪嚴歌苓老師去探班,嚴老師帶了兩位朋友,一行浩蕩。子怡與靈靈姐善解人意,分手時主動與大家合影留念。為配合新片拍攝進度,子怡與她的團隊駐紮京郊,她把女兒醒醒送到幼兒園,周末回城看孩子。子怡感慨現在的大片都是男人戲,嚴老師對她說:我的小說都是寫女性的,你可以演一部。子怡接話說:不是演您的一部小說,我是每部都想演。

  前幾天,內地某位媒體人英年早逝,子怡通微信時感慨人的生命太脆弱了,毫無徵兆,命運的無常讓我們更加珍惜身邊的一切。從北京小妹到醒醒媽媽,不過二十年,時光雕刻一代人,章子怡亦是其中平凡且幸福的一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