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扶手梯上的「唔該」/趙 陽

時間:2019-03-13 03:20:41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唔該」。這大概是我在港鐵的扶手梯上,聽到最多的兩個字。日子久了,我漸漸發現這看似簡單的兩個字,實則太不簡單——

  前日,在佐敦,一個背着網球包的少年,從車廂出來就一路小跑。我猜,他是急着趕比賽的。果然,在去往南華會網球場的那個扶手電梯上,他打算使用左側的急行通道。通道上並沒有人,但他碩大的球包很容易刮碰到右側的站立者。於是,經過他們的時候,他一路說着「唔該」,一邊小心翼翼地護緊球包。他的網球衫,與費達拿今年的新球服同款。他應該是學到了「瑞士天王」的紳士與優雅,所以那「唔該」顯得格外真誠。

  去年冬天,在尖沙咀,從尖東站到尖沙咀站中間的長扶梯上站滿了人,以及大大小小的手提袋和行李箱。這是個購物者總能夠滿載而歸的地方,一年四季沒有分別。因為購物,他們或是心情愉快,或是身心疲憊,但總歸要熱烈地交流或是閒談一番。兩個操着四川話的中年女人亢奮地說「好划得着喲」,這時,一聲「唔該」不合時宜地響起來。她們不為所動,依然並排地興奮着。「唔該」,這一次,聲音的力度同裏面攜帶的不耐煩和不高興成正比增長。中年女人回過頭來,意識到自己擋了路,不情願地向邊上扭了扭身子。那兩聲「唔該」,顯然帶着萬般的無奈。

  大多數時候,「唔該」沒有色彩和溫度。每日,我被港鐵搭載着,從扶梯上上下下,出出進進,被流動的滾滾人群裹挾着、身不由己,有時候我也會下意識地說着「唔該」。我無從判斷自己說出這兩個字時有多少真誠或是敷衍,身邊的人表情冷峻,形色匆忙。我們都無從知道出口處是亮着早晨明媚的陽光還是飄着冰冷的飛雨。電梯上的我們,每一個人都像是一顆飽滿新鮮的橙子,每天早晨被傳送帶輸送到各自崗位,一整天的工作把我們搖撼、擠壓、榨乾,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再把我們疲憊的肉體和精神一併吐出來。回望那長長的扶梯,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偶爾對生活說一句:「唔該」。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