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家務勞動/米 哈

時間:2019-03-15 03:18:33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星期五快樂,快樂的原因大概是忙了一星期的工作,終於到周末,不用勞動,享受生活。當然,還有不少人要周末加班繼續勞動,但你們是不孤單的,有一種勞動跟你一樣沒有放假,而他們根本甚至沒有加班的概念,他們從事「家務勞動」。

  我們的社會用了不少包裝紙,包裹家務勞動。因此,家務是一種美德,又是一種責任,而在社會的預設之中,家務勞動更是女性的責任、男性的美德,好像女性天生就要做家務,而男性做家務卻頓時神聖了。這個家務勞動的不公,落入女性作家眼裏,更是刺着眼球的一根針。

  在談及婚姻生活時,王安憶便寫到她對家務的抱怨:「我們在理論上先明確了分工:他買菜、洗衣、洗碗,我燒飯。他的任務聽起來很偉大,一共有三項,而我是一項。可事實上,家務裏除了有題目的以外,還有更多更多沒有名字、細碎得羞於出口的工作。」

  在家務勞動中,女性不單在任務上吃虧,甚至在社會價值上吃虧,「他在辦公室裏專心一志地工作,休息的時候,便騎車出去轉一圈,買來魚、肉或蔬菜……當人們問起他在家幹什麼的時候,他亦可很響亮地回答:『除了買菜,還洗碗、洗衣服。』十分模範的樣子……而誰也不會知道,我在家裏一邊寫作一邊還須關心着水開了沖水,一會兒,里弄裏招呼着去領油糧票……」

  在外出工作的你,或者會以為家務都是「手板眼見功夫」,一蹴而就,但王安憶寫到節骨眼:「家務最重要的不僅是動手去做,而且要時時想着。比如,什麼時候要洗床單了,什麼時候要掃塵了,什麼時候要去洗染店取乾洗的衣服……」

  家務勞動不僅佔據了她的手,更佔據她的心,而最難過的是「為了永遠也做不盡的家務,吵了無數次的嘴……他便用我小說裏的話來刻薄我:『生活就是這樣,這就是生活。』這時方才覺出自己小說的淺薄。」

  快樂的星期五,抹去刻。浀煤煤每隙槲覀兂鐾夤ぷ鞫诩覄趧拥哪且粋他或她。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