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點穴法/榮汝成

時間:2019-03-16 03:18:12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人到中年,學會斷捨離,也試着對朋友做減法,沉澱下的必是摯友。恍惚間想到遠在北歐定居的髮小,我們有近三年沒聯繫。

  或許是朋友間的心有靈犀,這天我接到了賀炎的電話。她說回無錫已有四月,約我見面。對於她回國,卻不與我聯繫,我是有點生氣的。但想着那個事事為我着想的老妹應是有原因的。

  相約茶舍會面。再見她時,我驚詫之情溢於言表。這個精神萎靡的人還是三年前英姿颯爽,走路帶風的老妹嗎?

  她直入主題:「嚇到你了吧。這次回國就是為了治。瑳]和你聯繫,還請見諒。」

  她說在半年前,有次眼前一片漆黑,幾秒後才恢復。醫院就診,結論是頸神經壓迫。治療未見好轉,肩頸疼痛加。野肷砻浲,手無力,還失眠,決定回國治療。牽引和推拿後,症狀未減,甚至還多次出現短暫失明。診斷依然是頸椎病。慕名找了一名老中醫,吃了膏方,初始症狀有所緩解,卻不想一劑湯藥後右腳浮腫,都懷疑自己腎出問題了。一通檢查,身體完好,但就是找不出病因。焦灼中,失眠更厲害,已藥物依賴。她原想着我也屬半歸隱之人,以不麻煩我為先,F在是走投無路了。

  我很無語。把脈後,其兩關脈弦細,診為肝膽經不通。

  我說:「你這病,信不信我用點穴就能治好大半?」

  「隔空點穴嗎?你玩武打遊戲?」

  「我用一指禪。不過現在棄武多年,手上無力得借用道具。」我詼諧一笑:「這點穴見效快,但過程異常痛苦,能堅持三十秒為佳。」

  「沒事,來吧,大俠!」她抱拳打趣。

  我用細頭鋼筷點其太衝、俠溪、光明、肩井穴。十五秒後她就滿臉冒汗,殺豬般的鬼嚎,大呼救命。其實在這樣將就的環境下能忍十五秒已屬不易。

  第二天,來電反饋:「奇了大哥。我昨天居然睡了個好覺,而且今天起來身上的疼痛感消失,手也有力氣了。」

  大哥不奇,奇的是點穴法。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