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普通讀者\小小的安全感\米 哈m.facebook.com/mihaandlouis

時間:2019-04-11 03:18:07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轉眼間,我的乾女兒已經五歲多了。想起來,現在跟她出門,還真是輕鬆了不少。還記得早兩年前,當她兩三歲的時候,每次出門都要記得帶齊足夠的衫褲鞋襪、水壺、奶粉,以及她的一塊破舊「口水巾」。

  口水巾,顧名思義就是一塊充滿她口水的巾。口水巾白底藍邊,上面有一些小花的圖案。它本來是一塊嬰兒抹身用的長毛巾,但後來成為了乾女兒的小被子。口水巾是乾女兒入睡的必需品,在她入睡時,她的小手會捏着毛巾一角,捏着捏着,就會入睡。

  乾女兒要靠口水巾入睡,因此,口水巾不能洗。不能洗的原因,不是怕乾不來,反正用乾衣機也是一個辦法。不能洗的真正原因是,若洗了的話,那一陣口水巾的酸臭味也會洗掉。味不在,乾女兒的安全感也不在,她的安全感不在,自然睡不了,她睡不了,我也不用想去睡了。

  我懷疑,每個人都會有他的一條「口水巾」,可能是自己的被子,可能是父母的枕頭。這讓我想起吳煦斌的一段文字,寫於〈閣樓〉:「從前的屋子裏,有一個小小的閣樓,靠木梯子爬上去,是放舊書和冬天的衣服棉被的。閣樓離天花板很近,爬上去便站不起來,要蹲着走。裏面很暗,太陽在外面離它三呎附近就停了,所以像小小的洞穴。早上沒有人的時候,我常常爬上去挨着棉被坐着……」

  安全感可以來自一個閣樓,可以是一堆棉被,也可以是一塊口水巾。重點有二:一,它往往是別人看來沒有多大價值的物事,甚至像乾女兒的口水巾一般酸臭;二,我們總有一天要戒掉我們的那一條「口水巾」、離開小時候的那一個「閣樓」,因為我們要學會從自己的內心,得到自己的安全感。

  乾女兒已經五歲大了,她不用再靠那一塊口水巾而得到安全感,卻進展到另一個階段。有一天,她到我的書房跟我說:「契爺啊!如果我再大一點。我不是說現在。是說再大一點的時候。你的書房可以變成我的睡房嗎?」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