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過眼錄/送別陶然/劉 俊

時間:2019-04-16 03:18:25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二○一九年四月五日,清明節。晚上七點至八點半,陶然追思會在香港殯儀館一樓主澤堂舉行。

  靈堂的正前方懸掛着陶然的遺像,照片中的陶然頭髮梳得整齊服帖,雙目有神,面露微笑,一如他生前安靜的模樣。遺像上方懸吊的是四周綴以白花的巨幅匾額「千古流芳」,環繞靈堂的花圈沿兩壁排得滿滿當當,一直延伸到靈堂之外。整個靈堂,布置得莊嚴肅穆。

  當晚來的親朋好友有百多人,大家一起回憶與陶然生前交往的種種感人細節,分享對陶然為人為文的感受和認識,不少來賓講到陶然與自己的交往,給予自己的幫助,不禁哽咽失聲,潸然淚下。言者感傷,聽者動容,在哀慟的氣氛中,生者向逝者表達無盡的哀思,天人兩隔,這是生者與逝者最後的告別。

  陶然出生在印尼萬隆,在北京接受教育,大學畢業後來港,他說「做夢都沒有想到,我竟然會落腳香港」。後來他在香港安家立業,成為香港作家,「也許這也是命運使然吧?回望前塵,又覺得冥冥中自有安排。」對於人生,他自認「我已經歷盡萬水千山看盡人情滄桑」,「時光汩汩,老去的歲月,已經不能呼喚回來了。那悠揚的歌聲,如泣,如訴,似怨、似喜」。如今,過盡千帆的陶然駕鶴西去,歷經滄桑的如歌歲月化為永恆——留下的是記憶,長存的是作品。

  陶然好友朵拉和女兒專程從馬來西亞趕來,送陶然最後一程。悲慟的朵拉見到我,一直在說「他是個好人!他是個好人!」

  當晚我和友人F教授一同前往。說起來,我和F教授的相識,也是源於「好人」陶然的介紹。二○一七年我在香港一所大學客座,那年三月香港作聯舉辦春茗,陶然得知我在香港,也邀我參加。那時我剛到香港不久,人生地不熟,陶然細心周到地請我客座學校的一位老師陪我一起前往,不料那位老師家裏臨時有事,無法參加春茗,於是陶然又轉託F教授相助。F教授為人善良,熱心助人,自那次我和F教授結緣,如今已情同家人。

  我在陶然遺像前深深鞠躬,獻香三炷,向這位細心周到的「好人」、著名的香港作家,告了永別!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