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負暄集/陶先生/趙 陽

時間:2019-05-22 03:18:17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十五歲生日那天,我第一次見到陶先生。他把剛剛考入高中的一班學生領進教室,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陶永志,然後讓大家把自己的姓名、生日、愛好、初中畢業學校以及想說的話,寫在紙條上交給他。那是我第一天入學,又是我的生日,晚上放學,陶先生到宿舍去探望住校生,還特意問我:「今天生日?」我知道他是怕弄錯,因為按照東北的習慣,很多家庭習慣過農曆生日,他拿不準我寫在紙條上的生日是公曆還是農曆。見我點頭,他說:「這個生日很有意義呀!新的起點,一定要更上進!」

  陶先生就這樣走進了我的生活。他既是班主任,又教我們語文課。後來,我才明白,入學那天他之所以不像其他班主任一樣直接點名、逐一認面孔,是因為他想看一看大家的字跡。「文如其人,字如其人」,他告訴我,從一個人寫字,至少能大致判斷出他的性格。「那麼,從一個人的文章,又能判斷出什麼?」我問。他笑了笑,說「性情」。

  大概是因為當時我經常有文章見報,陶先生很看重我。那個年代,沒有電腦和打印機,他總會一筆一畫地把我的習作刻在蠟紙上油印出來,在他教課的班級發放。那時候,社會上「勢利眼」的風氣很盛行,一些學生、家長甚至是老師都疑心我的家庭有「大背景」,要不然陶先生為什麼會對我那麼偏愛:讓我做班長,課餘還經常帶我去改善伙食,從來不吝嗇對我文章的肯定與誇讚。他們不知道的是,陶先生是因為我的家境貧寒又努力上進才對我格外照料。不但和「大背景」完全不沾邊、不能帶來什麼「實惠」,而且還要讓他從本就不多的薪水中拿出一些來暗暗幫我。從十五歲到現在,二十四年就這樣過去。陶先生一直在我的生活裏、生命裏,給我溫暖和力量。我讀大學、找工作,他退休、頤養天年。多年的默契讓我們心有靈犀、情如父子。燈下,我寫下這些文字,陶先生多年以前寫過的一幅字畫又浮現在我的眼前:「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陶先生心中定然有蓮,我深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