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范規眾隨—范成大和《通濟堰規》/陸春祥

時間:2019-02-10 03:18:01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我久久注視,通濟堰依然激盪咆哮,那清澈的聲浪,就是幹渠支渠毛渠沿岸植物禾苗們快樂生長的生動號角。

  4、

  范成大到處州不久,立即全面考察了通濟堰。

  范知州和軍事判官張澈一起,將幹渠、支渠、毛渠的沿岸,統統走了一遍,走村訪田問情況,發現了不少問題:溪遠田高,堰壞已五十年;往跡蕪廢,中下源尤甚。而且,木結構的攔水壩,多有損壞,必須大修一次了。

  維修方案的制訂,維修資金的落實,民夫役工的分派,各種材料的調配,一切準備就緒。乾道五年(公元1169年)正月,堰頭村人還沉浸在春節的喜慶氛圍中,通濟堰大壩上下已經熱火朝天了,正好是枯水期,必須在四月的雨季來臨前,爭分奪秒,將通濟堰大壩及各壅塞的水渠修復疏通。

  大規模的修復工程,我們只有通過想像來復原它的場景。各種忙碌的人事中,范知州及張澈的身影一定是清晰的,他們親力親為,各個分區的日常進度,各種尺寸的石材打鑿,各種木料、竹料的質量,都要問,都要管,這是百年大計,千年大計,事關沿渠百姓的切身利益,必須事必躬親。

  有目的的勞動,且事關自身,勁頭往往充足。三個多月後,詹、南二司馬廟,鞭炮齊鳴,眾聲沸騰,慶祝通濟堰修復工程竣工典禮在這裏隆重舉行,說隆重,卻並沒有什麼奢侈場景,大家只是高興,官員和百姓一起歡樂,因為,清澈的溪水,又可以一路歡歌唱到農戶的田頭了。

  5、

  修完通濟堰,范知州並沒有大功告成的意思,他想得挺遠,要使堰壩百年千年一如既往的發揮良好作用,就要制定一個長久的規則,使用、保護、維修,一切都按規則來。

  范知州的文筆不用說了,他是詩文高手,又有親身的修堰經歷,制定起這樣的規則來,自然也是方方面面非常的周到。通宵達旦數日後,幾番意見徵求下來,二十條《通濟堰規》正式頒布。

  我在詹、南二司廟裏,看到了通濟堰大碑,這是中國現存最古老的水利法規碑文實物,碑高一百六十五厘米,碑寬八十六厘米,字跡已經模糊不清,碑陽碑額部分的六個「重修通濟堰規」大字還依稀辨得出,下面是堰規的正文;一版轉二版,碑陰上半部分繼續刻着堰規,下半部分,則刻着范知州的十四行跋語。跋語中,他將通濟堰的由來與功用、重修與過程、制定堰規的目的與期待,全部作了說明。我特別感動的是,他自始自終都沒有忘記和他一起修堰的張澈,愛護和保護堰壩,言詞懇切,他用真情,打動百姓。

  范知州的二十條規則,我仔細研讀後,三點感受最深。

  第一,緊緊抓住管理這個牛鼻子。通濟,就是濟通,只要有人妥善管理,不愁堰不通暢。

  堰首、監當、甲頭,三個位置最為重要,這是管理的核心。堰首相當於今天的河長,他是總管,他必須有一定的經濟實力,而且人品要好,兩年一個任期,他的職責就是,堰壩哪裏有問題就要立即想辦法解決,他的待遇,即免去他所攤派到的堰工。可以看出,這個職位不好幹,沒什麼利益,責任卻很重大,弄不好大家都要怪你。監當相當於今天的監理,或者監事,他的職責就是輔助堰首各項工作,並且還要具體承擔分內工作。甲頭的職責相當具體,堰壩哪裏要管要修,他那個地方的事情統統要管。根據管理層級,堰首只有一人,監當可以多人,而甲頭則處在基層的基層,由監當具體分管。

  二百七十五米長的堰壩,看着簡單,其實有很多管理環節。要保證水流通暢,還要讓來往船隻經過堰壩,季節不同,船閘的開閉也不同。因此,還有六名具體巡查堰壩的看守,他們叫「堰匠」,險情發生,船隻需要經過,閘門的開閉,這些活,均由堰匠們完成。

  另外還有「堰司」,專門記錄派工和納錢情況,做到帳目清楚,人人心中有數。

  經費保證。這是濟通的另一個重要前提,有人辦事,但假如資金不到位,則什麼事也幹不了。

  誰受益,誰出錢。每秧五百把以上敷一工,貧寒者二百把以上敷一工,一百至二百把,出錢八十文,二十至一百把,出錢四十文。怎麼出錢,怎麼出工,都有具體規則:鄉村實行三分法,三分之二敷工,三分之一敷錢,工和錢之間如何換算?每工折錢一百文。

  監督執行。良好的制度,也必須有人監督才行,否則,時日長久,難免出現各種各樣的情況,而從眾心理,或者法不責眾,則會迅速使堰壩處於荒蕪乃至崩潰狀態。

  范知州對這一點,早就高瞻遠矚,比如細緻到役工各項勞動的質量,都有具體的要求,不能出工不出力,或者偷工減料:早晨五點到七點就要出工,下午五點到七點才能收工,一天要幹足十二個小時;上山砍竹子,每一工必須砍滿二十捆,每根竹子尺寸要標準:長一丈、徑柒尺;每天點兩次工,人不在,工數不算。比如用水高峰時期,各農戶不得用板木亂截下源人家的水流,如果被查到,罰錢十貫,錢入堰公用。

  6、

  蕭何幫劉邦打天下,出台了許多安邦定國的好政策。惠帝繼位後,他見曹參丞相不怎麼理政事,就納悶了:為什麼你不出台新的政策呢?曹丞相笑笑:陛下您比不過高祖,我呢,更比不上蕭何,他的好政策,我們照着執行就是了!

  范成大之後,元、明、清各朝,也均是在他的《通濟堰規》基礎上修修補補,春祥謂之范規眾隨。

  南宋開禧元年(公元1205年),參知政事何澹,改木筱壩為石砌拱壩,這是一大創舉;元至正二年至三年(公元1342-1343年),縣尹梁順主持大修;明萬曆三十六年(公元1608年),麗水知縣樊良樞,增訂新規八則;清康熙三十二年(公元1693年),知府劉廷璣自捐俸銀五十兩,主持大修;清道光四年(公元1824年),知府雷學海立新規八條;清光緒三十二年(公元1906年),知府蕭文昭主持全面大修,頒新規十二條;民國時期三次大修;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有十二次大修的記錄。

  自范成大後,通濟堰歷史上曾經數百次大修,但無論哪一次大修,眾人似乎都約定俗成,范知州定的二十條規則,是根本之根本,我們只要根據實際出現的問題,略加修訂就可以了。

  眼見為真,我眼前的通濟堰,依然年輕勃發,生動如龍,青山之間,碧波之上,聲浪奔騰。

  7、

  通濟堰,堰壩下白浪激流處,佇立不動的思想者白鷺,半個小時了,牠竟然一動不動,牠在想什麼呢?我真的很好奇,但有一點是肯定的,牠一定很享受那些「嘩嘩」的聲浪,還有不斷濺落到牠身上的水珠,牠是不是在等待從壩上衝下來的魚呢?不能這樣想,這樣想就俗氣了。

  寒風將我逼進堰壩頭上一家叫「堰.遇」的民宿,坐在暖和的大廳裏,落地玻璃窗前,嗑瓜子,喝茶,看堰壩湖面上的風景。

  湖邊上,一隻舊船,懶洋洋地躺着,船艙內的三個格子裏,中間長着水葫蘆,兩頭則栽着青菜。船舷下,三隻母雞和一隻公雞,牠們在啄食,青菜啄一下,水葫蘆也去啄一下,邊啄邊交流,「咯咯咯」,應該是交流,不久,又有兩隻母雞跑過來,繞着公雞「咯咯」,我確定,這是一個幸福的團隊,我只能猜牠們是團隊,公雞不會有三妻四妾的。壩邊不時有人走過,但雞們照樣篤悠悠地踱着方步。

  湖面遠處,特別是堰壩上空,霧氣氤氳,散了又集聚,聚了又散開,我盯着它們看,要往什麼方向跑去,卻原來,霧的生命並不久長,它們沒有跑到天上去變成白雲。

  眼睛有些無聊地盯着雞們霧們,心裏卻一直想着范成大。

  八百五十年前的大冬天,也是這樣寒冷的日子,范知州和張澈,正領導着一場前所未有的修壩運動呢,沒有那一次大修,就沒有二十條堰規,也就沒有我今天的從容感嘆。不過,他們一定沒有我這樣的溫暖空間,他們的臉被寒風颳得粗糙無比,他們皸手繭足,功在當代,澤被後世,我猜是這樣偉大的詞語支撐並溫暖着他們堅定的信念。

  我久久注視,通濟堰依然激盪咆哮,那清澈的聲浪,就是幹渠支渠毛渠沿岸植物禾苗們快樂生長的生動號角。

  (全文完,上篇於一月二十七日刊登)

  .陸春祥

  筆名陸布衣等,浙江省作協副主席。已出版散文隨筆集《病了的字母》、《樂腔》、《而已》等二十種。作品曾獲第五屆魯迅文學獎、中國報紙副刊作品金獎等。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