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藝術賞析/虛實交錯探索人性/佛 琳

時間:2019-05-23 03:17:55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圖:夏娃是被操縱的情慾象徵(攝影:Carmen So)

  藝君子劇團於葵青劇院黑盒劇場演出《夏娃》,是為該團創作的「覺醒系列」最後一部曲。觀眾若將之與二○一六年的第一部《罪該萬死》和第二部《竹林深處強姦》連成一體,更能體會該團如何將其他文字移植成舞台演出的創意,以及創作人對人性深層思維的探索精神。

  編劇黃呈欣參照德國律師費迪南.馮.席拉赫的兩本小說《罪行》和《罪咎》,撰寫成該系列第一部《罪該萬死》,探索了罪惡與懲罰兩者之間的因果關係;第二部《竹林深處強姦》則源自經典小說及舞台演出《羅生門》,藝君子劇團將劇中主線人物轉化成現代社會的娛樂藝人和政客,藉此探索真實與虛假二者如何對立和並存。

  奇詭故事 愛慾並存

  根據演出場刊所示,第三部《夏娃》的創作靈感來自法國作家提爾希.容凱於一九九五年發表的小說《狼蛛》(Mygale)。我並沒有讀過該本小說,但我的更深印象是來自西班牙鬼才電影導演艾慕杜華於二○一一年拍攝的《我的華麗皮囊》,該電影的劇本同樣改編自小說《狼蛛》,影像奇特怪異。《夏娃》與電影版本無關,但劇場觀眾可以想像該劇也是一個有關慾念、怨恨和畸戀的奇情故事。

  《夏娃》的角色表面上與一般人無異,但深藏人性的內在陰暗面。故事開始之初,整形外科的耶醫生(袁富華飾)與夏娃(黃呈欣飾)在人前是一對伴侶,但私底下耶醫生以藥物操控夏娃,並強行要她與其他人進行不道德活動。與此同時,耶醫生的女兒莉莉絲(黃釗鑫飾)因為一次綁架事件,被綁匪殘酷對待以至精神崩潰。耶醫生於是帶着夏娃探望莉莉絲,讓莉莉絲以為夏娃是已故母親,藉此紓緩莉莉絲的心靈困擾。

  劇情平衡發展的另外兩條支線,分別是一個被禁錮在陰暗地牢的男子阿當(梁浩邦飾),一直抱怨奇異事情為何無辜發生在自己身上;另外一個傻頭傻腦的賊匪阿力(陳小東飾),因為被警方通緝,故此決心綁架耶醫生,希望耶醫生能將他徹底改頭換面,避免警方追捕。整個過程當中,敘事者(潘劍秋飾)既飾演神父、送貨工人,以至與阿力相伴的肥貓,同時引領觀眾對愛與恨之間的糾纏關係,作出層層思考。

  場面逼真 穿插評議

  身兼編劇的黃呈欣將初期三段好像互不關連的情節,隨着人物關係的轉變而逐漸呈現出來。劇情的進展匪夷所思,本文不會向觀眾透露。劇情的細節或許在現實世界和現今科技領域並不完全可行,但在奇詭故事之內,編劇更關心的是愛與恨如何轉化或排斥,甚或由愛生恨抑或由恨生愛,以至愛恨二者會否並存。除此之外,編劇能賦予故事深層議題,例如從《聖經》有關阿當和夏娃的故事,延伸至男女之間如何深切理解,以至被綁架者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後群」的內在心態,全都令原本已奇特的故事更加耐人尋味。

  藝君子劇團以往的演出都善用劇場化的形式,運用強烈的官能感覺來刺激觀眾情緒,同時運用第三者評議方式,引領觀眾一起思索問題。《夏娃》導演尹偉程貫徹前兩部曲的演出風格,將全劇置放於寫實與非寫實之間。當中大部分角色的情感和行動都是從內心出發,因此觀眾可感受到耶醫生與夏娃之間若即若離卻又相濡以沫的依附關係。一些場面在舞台上都有極像真的呈現,足以震撼觀眾思潮。另一方面,舞台上只以一個偌大的透明房間作主要場景,所有道具例如鮮花、茶杯、唱片,全都盛載於透明小膠盒之內,演員只是拿着小膠盒以意識與道具表演,再加上敘事者不斷穿梭劇情之中,全都展示了導演有意識地要求觀眾與演出之間保持距離。

  導演對於虛實交錯的處理局部有效,令觀眾不斷遊走於疑幻疑真的故事當中。不過賊匪阿力的角色形象和行動心態,與其他角色的表演方式頗有差異。阿力的詼諧以至失實個性,與其他角色顯得格格不入。然而,除了劇團的固定成員,《夏娃》由資深演員袁富華參與演出,令到全劇角色的質感格外提升。袁富華不慍不火演繹耶醫生,無論對夏娃抑或女兒莉莉絲,都能展示深刻的關注和愛顧,足以令觀眾相信角色的存在。 藝君子劇團供圖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