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生活 > 正文

?電影故事與現實\田力

時間:2019-01-24 03:18:04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偶然看到一影評人文章,談及「要說好故事,萬變不離其宗,傳統的工夫,其實不可少。藉口電影是追求創新,而不學好傳統技藝的人,其實是給自己的失敗找一個下台階。」

  電影媒介已超過一百年歷史,所謂傳統的說故事方式也不斷更新,但變化確實不大,因為人類接收訊息和感情的模式沒有太大改變。部分創作人把作品的缺點或缺失當作創新,是由於基本功夫不扎實;更大的問題是,他們不知道這原因。以下是幾個常見的「創新」爭拗例子。

  一些故事中,所有人物都牽動不了觀眾的情緒,於是有人提出沒有一個人物是可愛的。創作人當然立刻反彈,「為什麼必要有人物可愛?是否人人都要可愛?」因為他不明白可愛者並不一定是好人,可以是瘋狂、勇猛、滑稽或可憐的人。這裏的可愛是廣義的,即是備受關心、關注,可以投入的人物。故事中不必人人都可愛,若沒有人能牽動觀眾情緒的,可能只有特技動作電影,但好的特技動作電影仍然脫不了這個元素。

  當一些故事把某些人物變得非常愚笨,另一些卻過分厲害,而又不給予合理的解釋,便有人會問為何如此不合理。創作人通常會以「我不是在拍套路電影」作答。言下之意,合理的、易於為觀眾接受的人物或情節稱為「套路」,於是出現弱質女子打敗壯漢,或警察對接收罪案的訊息比普通人還要慢的情節,當然也沒有鋪陳原因和解釋。

  若要解釋為何一個人物可以以弱勝強或有令人意外的技能,便必須經營,這是創作的重要部分。就如《侏羅紀公園》,用了20分鐘解釋恐龍胚胎的遺傳與形成。但一些創作人會質疑「現實是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他們創作不合理的橋段不理現實,有時又用現實來對抗別人的創作,因為他們不知(或忘記)故事創作是有一定的原則,最重要的是令觀眾相信和明白,才能投入。

  世界上有義薄雲天的黑社會分子嗎?應該沒有,但《英雄本色》的Mark哥令人津津樂道。有人會培養年輕黑幫分子潛入警隊嗎?為何這樣麻煩?《無間道》的情節卻引人入勝。說故事必須make believe(令人相信),明明是匪夷所思,卻令人信服,才是好創作。當然道理容易明白,運用之妙必須經過長期的練習和不斷的反省。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