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點擊香江:從「6.12」到「6.21」看到了什麼?/屠海鳴

時間:2019-06-26 03:14:28來源: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四個月以來,香港因修例而出現的亂象,在6月12日和6月21日達到極致。基本法規定,香港市民享有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回歸以來,香港居民的該項自由從未受到限制。然而,與以往不同的是,「6.12」的遊行活動中,在大多數示威者和平、理性、非暴力表達訴求的同時,卻有上千示威者公然實施暴力行為,他們撬地磚、自製鐵支作為武器,有的口罩遮面,有的黑衣裹身,不斷衝擊警戒線,故意挑起事端,發動暴亂。為維護公共安全,警察使用了有限武力,才阻止了暴力蔓延。「6.21」事件中,數千名激進亂港分子包圍灣仔警察總部16個小時,扔雞蛋、蒙「天眼」、罵警察、堵通道,致使警隊無法出動,也令港島交通大動脈再度堵塞。此後幾天,更有示威者肆意衝進稅務大樓擾亂正常秩序。

  香港是一個文明、自由、開放、多元的社會,市民有不同意見,完全可以透過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表達。但從「6.12」到「6.21」充斥着暴力,而且,社會上有一些人還在為暴力辯護。從「6.12」到「6.21」看到了什麼?看到了香港的危機。

  看到了法治的倒退

  香港人視法治為核心價值。但「6.12」和「6.21」事件則透射出法治的倒退。

  其一,「網絡暴力」未受應有譴責。「6.12」遊行之前,就有人在網上放言「殺特首」,並公布了特區政府部分官員的住址和家庭信息,煽動市民仇視政府。在香港,任何人可以表達不同意見,但不能公開謾罵他人,甚至威脅他人人身安全。這是一個文明社會應有的公民素養。這些「網絡暴力」不僅嚴重違背法治精神,而且逾越了道德底線。對此,反對派人士卻熟視無睹,社會輿論譴責的強度遠遠不夠。

  其二,把「和、理、非」與暴力混為一談。在「6.12」和「6.21」事件中,現場視頻清晰顯示,確有部分示威者手持磚頭、鐵支衝擊警戒線。警察實施的有限武力是被動的,而非主動。警方有維持秩序、保護立法會大樓的職責,也有保護自己安全的責任。如果警方沒有採取措施,可能會有更嚴重的情況發生。但一些人在評論此事時,炒作「警察向學生開槍」,卻不說針對的是什麼人?將和平、理性、非暴力表達意見的市民和少數暴徒混為一談。這是對法治的嚴重蔑視。

  其三,有人故意煽動仇警情緒。香港警隊是一支優秀的執法隊伍,在全球享有盛譽。在幾乎每一項全球排名當中,香港警隊都位居世界前列。去年香港更錄得49年來的最低罪案率,這背後是全體香港警察的辛勤付出。然而,從「6.12」和「6.21」事件可以看出,有一股勢力正在暗中煽動社會的仇警情緒,試圖把警察推到市民的對立面。如果作為執法力量的警隊受到打擊,無法正常行使執法權,香港則會陷入混亂。這是非常可怕的後果!

  看到了自由的迷失

  在這個世界上,人人都崇尚自由、渴望自由,但自由是有邊界的,你在享受自由的時候,不能妨礙他人的自由,不能逾越法律的邊界。這是基本準則,也是基本常識。從「6.12」和「6.21」事件可以看出,一些人的行為嚴重越界違規。

  其一,逾越法律界限。在「6.12」的遊行隊伍中,有人打出港英時代的旗幟,有人呼喊「港獨」口號。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這一「身份」早已透過基本法確立。也就是說,在香港,「港獨」是一個不可以討論的話題,不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這些言行逾越法律界限。在「6.21」事件中,有人用膠帶封住警察總部大樓門前的攝像頭,以便自己的違法行為不被留下證據。這是明顯妨礙執法,同樣逾越法律界限。

  其二,妨礙他人自由。示威遊行須在劃定的區域、按規定的路線、在規定的期限進行。但「6.12」事件中的數千暴徒,明顯違反這三條,妨礙了他人的自由。而「6.21」事件中的激進亂港分子,圍堵警察大樓出口,導致身體不適的警員無法及時送醫院,還導致港島交通大動脈再度堵塞,特別是激進亂港分子騷擾稅務大樓,導致市民沒法辦事。這都屬於妨礙他人自由。

  年輕人是香港的未來。年輕人更崇尚自由。「自由」的真諦是什麼?「自由」的邊界在哪裏?從「6.12」和「6.21」事件中,讓人看到自由的迷失。在一些別有用心之人的教唆下,一些年輕人步入迷途,令人憂慮!

  看到了香港的病態

  香港病了!也許有人不同意這個判斷,但這是不爭的事實。那些背後策劃暴亂的幕後黑手暫且不提,還有相當一部分人病得不輕。

  症狀之一:偏執狹隘,狂躁易怒。在香港,一些人只講權利,不講責任;只講「兩制」,不講「一國」;只要「一國兩制」帶來的好處,不盡「一國兩制」應有的義務。更有一些人不顧事實,偏執狂躁,「逢中必反」、「逢特區政府必反」。以「6.12」遊行為例,有些人連修例草案都沒有讀過,對修例的利弊得失更沒有細心思考過,便「反對」、「憤怒」。

  症狀之二:耳聾眼花,神志不清。在香港,一些人對內地印象還停留在「文革」時期,對內地司法印象還停留在「紅衛兵時代」。內地早在1979年就全面否定「文革」,內地司法進步也是世人皆知,香港一些人卻看不到、不願看,「個個都是逃犯,人人可能被抓」的謠言竟然也有人相信,「痴呆症」不輕,令人匪夷所思!

  從「6.12」和「6.21」,讓人看到了香港的危機所在。從另一個角度講,這也是好事。重新振作須從認識危機開始,社會各界和香港市民應從危機中汲取教訓,撐警隊、護法治、挺特首,從今再出發,合力護家園!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

  註:《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獨家發表,如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